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

[008] 丁酉年 - 中秋杯墊

今年中秋,我們委託「厚橋木箔畫藝術工作室」製作月亮杯墊,以木箔拼貼的方式將月亮的正、反兩面呈現出來,無論是玉兔搗月或是滿坑滿谷的月球,各有風貌,是手工細細打造的中秋味。

也是感謝同事與實習生們辛勞的一點心意。



作品類型:禮品
設計年份:民國106年10月

協力廠商:厚橋木箔畫藝術工作室
參與人員:羅逸翔

[007] 丁酉年 - 金「基」賀歲

我們事務所,常常不安於室的,除了建築還想要多做些不同的事情。因此,在這個事務所獨立運作的第一個農曆新年,我們以雞年諧音「基」為主題,填上了滿滿元寶,祝福大家來年打好基礎,過個好年!


*紅包小常識-筏式基礎:為台灣中低層建築常見基礎樣式,其中為了增加建築重量、減少開挖土方運棄成本,會於筏式基礎內回填土方。當然,這回填的是元寶呢!



作品類型:禮品
設計年份:民國106年2月

參與人員:趙資洋

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

[006] 豐嬴資產辦公室

本案位於香港本島,為本所第一個海外作品,以白色石材、簡約線條的玻璃框景,區隔出不同的空間,並嘗試不同色彩的家具及地毯,以繽紛的色彩營造出一以女性為主的辦公環境。


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

[005] -「一年半載」

這天,是事務所開張的「一年半載」紀念日。

時光飛快的過去,但是建築還在緩緩的懷著,懷在腦海,懷在硬碟的位元海,懷在建管科的卷宗海裡。總想著建築真是不容易哪,每每看到名子被謄在工程告示牌上時,那個擔子就背在肩上,一扛,就要跟他白頭偕老,又是一輩子。

這一年半載,是怎麼開始的呢?回想開業這條路,要感謝建築前輩與許多朋友的幫忙,讓我有機會與空間,得以望見許多不同的事物,在人建築間徘徊,在人與人之間徘徊,從土地到建築,再到不同的家族之間,有許多過去未曾經驗的事物需要面對,解決。想想,這都是開業之前所未曾想過的,若沒踏上這條路,也許也無法意會吧。

來年,許多案子都要動工、落成,那到時見囉。


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

[004] Factory 001 - 集集鎮太陽能電廠設計案

我們是這麼想的,一座鄉鎮邊緣的太陽能發電,除了提供能源,還可以做得更多。

本案位於集集市區南側與田園景觀之交界處,因應能源政策與趨勢,設計太陽能電廠乙座。受限於再生能源發展條例,太陽能板需安置於屋頂面三米之下,因此,我們期望透過不規則的屋頂設計,配合該區陽光入射角度,營造複合使用與發電效益兼具的太陽能廠。






作品地點:南投集集 . 台灣
作品類型:工廠 / 店鋪
設計年份:民國105年7月

參與人員:卓鎮顥、趙資洋、張軒嘉

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

[003] 藏御 - 大觀遠建設(提案)

在執業之前,總對於房地產類型的案子有所芥蒂,畢竟建設公司的主導性強,往往為了成本抹去嘗試的可能性,但是幸運的,碰到了對的建設公司,事情就有趣了起來。

在這塊隔著六米巷道,面對著公園河川的基地中,我們藉著樹枝般的立面,搭配鋁格柵如樹葉般的造型,用韻律感強烈的框景,期待與緊鄰的大樹們形成一道相互呼應的街景。





作品地點:台中太平。台灣
作品類型:連棟透天
設計年份:民國105年4月

參與人員:卓鎮顥、趙資洋

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

[教記 19]- 覆學生來信之一

「蔡長恩老師您好 冒昧打擾您,有些問題想請教老師您 ,關於老師您本身具備豐富的經驗與歷練,是如何在建築的道路上,種下成功的標竿?如何預備進入”東海建築”(經過走訪幾次評圖,發現是另個嚮往的世界),接著榮獲建築師執照,並建立事務所...(節錄)」

前些日子,意外的收到來自學生的一封訊息,總覺得不好意思,年近三十,萬事躊躇,事務所開而待立,手上的案子盡善卻還未盡美,就便要回答這些是怎麼走到這裡的,該說些什麼呢?苦思之餘,也重新的梳理過自己的人生,倒也念起之前寫的一篇文章「組構」。

「我感念,那些拼湊成我的那些部份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概是幸運吧,每當有人問我怎麼走到這裡時,總是浮現這句話。我相信這是很多人的標準回答,因為當我們回顧足跡,發現若不是很多的巧合與貴人協助,我們不會站在那裡。
就拿我的求學來作比方吧,推甄台北科技大學只差0.6分,分發時卻跳過雲科大及許多國立大學而來到了朝陽科大,四年後,因緣際會沒有去美國交換學生,連中原和朝陽研究所都沒有推甄上,便去考了東海研究所。而在東海研究所的評圖室,教授們討論我未完成的圖面,直到一位老師認為頗有潛力而讓我進了校園的大門。研究所畢業後,在軍中開始建築師考試的生涯,剛好在工作經驗滿兩年的時刻考上建築師,於是直接開業到了今天。這難道不是幸運嗎?
我想是極其幸運的。

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

[教記 18]- 請問芳名

教書邁入第三個學年度,學生的人數卻與生育率成反比,他們說,這叫做未雨綢繆。

於是縱使有十位老師坐鎮,都還得配得十五位學生,比起過去十位學生就能譬為「大編制」來說,這可算是軍團等級的「雄師」,姑且不論討論設計的時間是如何無盡的延伸,光是記住諸位同學的姓名,便是對隨年紀漸減的記性擲出挑戰,而勝率渺茫。

若細究原因,與上年度相比,每次帶的學生多了兩位,而設計的分組少了一次,理說有更多的時間相處,這多增的人數對記憶來說並不算是沉痾,那究竟是少了些什麼呢?回望自己的教學日記,「興趣」是早在第一年教書生涯中就發現的「危機」,當每人十張的一百五十張照片裡,有一百四十五張是相同的角度時。

坦白說,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。



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

[教記 17]- 證,明了什麼?

當教書生涯一晃過了三個年頭,向學校申請講師證書,像是為緬逝去的歲月,替自己印了個足跡,留了個念。

而在同一天,一位指導過的同學正因為選擇畢業設計老師的困擾與我討論,他說,有不少的老師因為比較嚴厲,而致學生打上較差的評鑑而離開,也有些老師因為教學上的失望而拂袖而去,於是少了教學上的多樣性,讓其無法抉擇畢業設計的指導老師與方向,並感到萬般無奈。

而今日需得此一紙證書,需要連續四個學期學生的「應許」,似乎只證明了自己符合學生的「期待」,卻不能證明自己是位適格對學子有益助的講師,如今,看著許多老師先進因為對學生與自我的嚴格要求而離開,而自己面對這樣的「應許」及「期待」,又何其一紙難堪呢?



[教記 16]- 我們來自東石

大學的建築設計課因為需要討論的原故,往往是分成小組依照題目輪著不同學生上課的。通常每學期會輪到三輪,也就是大約四十名學生,粗算這三年下來大概也指導有兩百來位了,而每次依例問著學生打從哪來,無論東西南北,更遑論海外僑生,就是尋不著一位同鄉,一位來自東石的同鄉。其實,若要把搜尋的範圍再擴大些,自己小小眼界裡建築圈子,也還真的找不到任何出身東石的蹤跡,幾乎要讓人以為我的故鄉「東石」興許是建築師的荒地也說不定。

而這學期,總算遇見一位來自「東石」的學生,而彼東石卻非此東石,而是福建省泉州市晉江市東石鎮,與我國台灣省嘉義縣東石鄉隔海相望,僅約220公里的距離,距離第二家鄉的台北,也不過是這個距離,只不過當年隔著海,今夕隔著不同的憲法。回首三百五十年前,第一次踏上這塊土地的人,用家鄉的名稱替這裡命了名,建了廟,拜故土的神明,憑藉著回憶,蓋著故土的民居。祖上那輩的,都還記得自己來自泉州,但我們這代人早就不去探究了,說那是八輩子以前的事也毫不誇飾,於是,地理上的距離畫不出那道鴻溝的深度,隨著遺忘,每一天這兩個地方似乎都更遠了些。

後來問問這位陸生,想知道這兩塊土地究竟分離的多遠。才知道,原來住靠海的,一樣姓黃,而再往裡面一些都是姓蔡,習慣也相似,但也許學生還太年輕,不黯風俗,套不出更多故土的風景,但光是居住分布的相似就足以讓人興奮不已,想起當年去福建小村莊考察時村民招待的家常,與祖母烹調的味道一轍,而教授說「這就是原鄉」。

也許,有朝一日我會踏上那裏看望,看看那平行的故土,究竟走到了哪裡?